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夢遇介子推

來源:運城日報發布者:陳浩龍時間:2020-03-10

丁酉清明前一個寧靜而溫潤的夜晚,我與介子在夢中相遇。

那晚,穿越千年的時空,我的思緒飛揚、轉換、跳躍。我們還真的大有“與君初相識,似是故人歸”之感,一見如故。也許由于我和介子是同鄉的緣故吧,也許我十分鐘情于他,我緊緊拉著他的手,他也使勁地握住我的胳膊,盡情地搖啊搖,怎么也不肯停下;他淚雨滂沱,哭成個淚人,怎么勸也勸不住。想必,他是想用淚水沖刷掉兩千六百年多年來窩在內心深處的酸楚與苦痛,打開壓抑了太久太久綿綿二十幾個世紀的情感桎梏。

我很后悔,他畢竟早已駕鶴西去,離我們十分遙遠了,在那美麗的天國無憂無慮地生活著,侍奉著他的高堂老母,盡著應盡的孝道。我何必這般無理,生生地驚醒了他早已安息的靈魂。然而,他又偏偏在夢中和我不期而遇,以致于我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,情不自禁,任淚珠兒滾落,濺起了一片紅塵。

其實,我別無他意,就是想和他攀談攀談,說說心里話,傾訴傾訴我對他的一片崇敬之心。

于是,我邀他來至古鎮裴介一個小小的酒館。這個酒館門臉不大,裝潢別致,環境幽雅,門楣上一塊漆黑锃亮的牌子上,燙金寫著的“介子酒館”四字,如行云流水,蒼勁有力,古香古色,奪人眼球。介子駐足凝眸,似是引起了濃厚的興趣,抑或是勾起了他淡淡的“鄉愁”,他破涕為笑,不勝欣喜。

酒館里,我們相對而坐,彼此放松了心情。他著一身“春秋”服飾,我卻西裝革履。這橫跨千年的裝扮風格迥異,不免引來了眾多客官的好奇。眾目睽睽之下,我們四目對視,禁不住彼此都覺得有些好笑。

落座后,我要來四碟小菜,權作酒引。我問他喜歡飲何種酒水?他不假思索,指著吧臺酒柜脫口而出:就喝咱們的汾酒吧!店家主隨客便,毫不吝嗇,拿出了一瓶三十年陳釀。酒一打開,滿屋飄香。我親手為他斟滿,然后舉杯對酌,開懷暢飲,推杯把盞,好不痛快。酒過三巡,面紅耳熱,他連連夸贊:好酒好酒,醇香綿長,爽口爽心。我卻興致勃勃,觸景生情,趁酒興正酣,竟神采飛揚,縱身而立,手舞足蹈,聲情并茂,操著滿口的夏縣普通話,朗誦起杜牧先生的《清明》詩來。

清明時節雨紛紛,

路上行人欲斷魂。

借問酒家何處有,

牧童遙指杏花村。

聽著詩,介子用質疑的眼神看著我,脖頸處突出的喉結在不住地滾動,我下意識地感到他是有話要對我說。果然,他獨自呷了一口酒,款款落杯,囁嚅地問道:敢問先生,杜牧為何要寫這首詩?清明又為何成為節日的呢?

他問的恰是我想要對他言說的。我告訴他,杜牧是唐代的一位著名詩人。他這首詩可以說是因你而起,可謂千古絕唱,膾炙人口,是其后世代傳誦的名篇佳作。

他驚詫:因我而起?!

我說,對呀,當年你“割股奉君”救了重耳的命,重耳才于公元前636年歸國當政,成為國君晉文公,成就了一代春秋霸主。

我的話可能是觸動了介子內心最柔軟的部分,他又不禁潸然。

我又告訴他,重耳登基后,各路大臣邀功領賞,加官晉爵,唯獨將救命恩人你這位老先生忘卻腦后。你負氣出走,憤憤然背起老母上了綿山,過起了隱居生活。就此你還寫下忠告重耳的名詩一首:

主公勤政勿憶我,

憶我之時應自省。

竹簡遺君寄吾愿,

興晉清明復清明。

他聽著我的述說,臉上晨曦微露,愁眉漸展,用手輕擊案桌,不無感慨地說道:對,這首詩是我寫給重耳的。我是希望他能自省自警,做個百姓擁戴的明君啊!

我說,是的。重耳自覺有愧于你,故而在你出走之后,親率群臣追至河東裴介你的老家,四處打探,方知你背起老母上了綿山。于是,重耳一行人又馬不停蹄,浩浩蕩蕩來到綿山腳下,卻見草木凄迷,云遮霧障,竟不知你和老母隱居何處,便下令兵分四路,搜山三天,不料卻如同大海撈針,搜而無果。萬般無奈,重耳只得另生一計,決定焚燒綿山,三面放火,特地留下一面口子讓你和老母逃生。哪曾料想,大火燒了三天三夜,你和老母還是不見影蹤。

待到大火熄滅,重耳踏著枯木余火,走進林中尋找,卻在密林深處山巖旁的一棵柳樹下發現,你們母子相依相偎,緊緊擁抱,安詳而逝。重耳見狀,大放悲聲,淚如泉涌,捶胸頓足,后悔不已,大喊:子推呀,賢卿,重耳有負于你呀……

他在你隱居過的山洞中發現了幾片竹簡,竹簡上有你的詩行。

我如數家珍,侃侃而談,介子卻平心靜氣地聽著我的述說,雙眉再度緊鎖,若有所思,心事重重。

我猜度他一定是想急切地知道下文,便毫不掩飾地告訴他,為了紀念你這位可親可敬的賢達忠臣,重耳根據你詩中所期望的“清明復清明”,下令全國禁止生火三天,不許吃熟食,全都吃冷食,將你罹難之日定為“寒食節”,“寒食節”的后一天定為“清明節”。爾后兩節合一節,同為“清明節”,一直延續二千多年至今。近年,“清明節”又正式成為法定節日,假日里,人人修墳培塋,家家焚香祭祖,四海寒食,九州俗同。

我絮絮叨叨,喋喋不休,生怕惹得介子煩惱,舊事重提,不免傷感,趕忙就此打住。

介子顯然有點動情,只見他揮袖擦拭滿臉淚痕,仰起頭顱,張開雙臂,似對天發問。沉思良久,他突然又聲嘶力竭地大聲喊道:重耳,我的主公,我的國君,你當真心里還有你的微臣呀!這一發自心底的吶喊,似乎使他壓抑了數千年的心結終得以釋懷。

此刻,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位飽經風霜,顛沛流離,忠心耿耿跟隨重耳一十九載的晉國大臣;我不知道用什么語言來勸慰他安撫他這顆被孤獨冷落了許久的心。二千六百多年前重耳逃亡路上那感人肺腑的一幕在我腦海浮現。

那是在逃亡的路上,當落魄不堪、一路勞頓、早已精疲力盡饑腸轆轆的重耳寸步難行之時,介子果敢地舉刀刺向自己的大腿。就在介子舉刀的一剎那,我的心碎了。就是面前這位瘦骨嶙峋的老頭,他需要怎樣的勇氣,才能在自己的大腿上“咔嚓”一刀,生生割下一塊血淋淋的肌肉。汩汩而流的鮮血,灑在了大地上,灑在了路徑上。

重耳喝了介子的肉湯,不勝感激,涕淚交加。精神大振的他,重整旗鼓,重新啟程,一步步走向了登基之路。

介子舉的是忠義之刀,割的是忠義之驅,獻上的是一顆晶瑩剔透的忠義之心啊!他的形象在我的眼前不再是一位瘦小的老頭,而是一座巍峨突兀的大山,難怪普天下的百姓都奉他為“忠孝天下第一人”。

我不愿提及“割股奉君”之事,生怕再次傷害他的自尊,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回味著,為他鳴不平。可介子卻看出了我的心事,他主動端起酒杯和我對碰,以此來緩和凝固了的氣氛。我回過神來,應他之邀,一仰脖子,咕咚一聲,一飲而盡。

情感使然,后勁十足的汾酒,在我的血液里流淌著,澎湃著……我用呆滯的目光盯著介子的臉,不由自主地冒昧發問了一句:先生,請問當時是什么驅使您作出如此令人咂舌的舉動,狠心舉刀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呢?話一出口,我后悔莫及,又何必這樣為難他呢!

可介子卻泰然自若,毫不介意。我的話好像打開了他的心扉,他兩目炯炯,面如古銅,長嘆一聲道:你問的好,這正是我想要說的心里話。我跟隨重耳一十九載,朝夕相處,日夜陪伴,風風雨雨,感情甚篤,忠貞不貳。為了晉國的江山社稷,為了安撫黎民百姓,我割股啖君,又有何不值呢?

我頷首點頭,豎起大拇指,為他點了一個大大的贊。

沒想到,介子又反問我道:假如你是介子推呢?

我啞然,語塞,無言以對。是啊,假如我是介子,又會作何選擇?介子是古人,不是今人,我們又豈能用現代眼光來審視他呢?在那個時代他能有如此的壯舉、善舉、義舉,又是何其難矣!我不禁慨嘆:今天,我們又有多少人能舍生取義呢?

我突然覺得,坐在我面前的介子,像是沙漠里的胡楊,生命力是極其頑強的,活著三千年不死,死后三千年不倒,倒后三千年不朽。而他又比胡楊還要堅強,他的靈魂是圣潔的、高尚的、永恒的。作家史鐵生說過,死了的人會變成天上的星星,給地上活著的人照個亮。我想,介子不就是一顆天上的恒星嗎?在歷史的天空中熠熠閃爍,永不隕落。正如唐代詩人盧象詩云:四海同寒食,千秋為一人。

想著這些,我隨手搖了搖酒瓶,已發出咕咚咕咚的聲響,瓶內所剩無幾,我將瓶底兒朝天,為各自又滿滿斟上了一杯。量小非君子,我終將未能敵過介子的海量,他還不動聲色,我卻早已酩酊大醉,嘴里如同嚼了爛絮一般,含糊其辭地說著詩人海子的詩《死與活》,想以此來撫慰介子。

死,只有黑夜

活著,就有黎明

我埋怨他:你為何偏偏選擇了前者?

我不朽的介子!

我可敬的鄉黨!

恍惚間,我端起酒杯,又要和介子最后對酌。突然,窗外有人聲細語,燕子呢喃。人間四月天,不覺已是五更時,月落星稀,天色微蒙,春風拂柳,桃花撲鼻,菜花飄香。我猛地睜開雙眼,倏地,介子隨風飄然而去,早已無影無蹤……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快3走势图跨度
宜昌大家乐血流麻将 2018中国足球甲 江苏虚拟足彩开奖 3d开机号试机号列 20选5走势图河北 nba勇士队球员名 中国制造业股票有哪些 海南旅游股票 股票分析大数据算法 线上配资 三宝哈尔滨巴彦麻将 安徽省快三走势图分布 pk10赛车群 英格兰国家男子足球 每日黑马股票推荐 策略盈